东方彩票,东方彩票平台,东方彩票投注,www.vfortband.com 东方彩票娱乐

Baidu

东方彩票 9号彩票 熊猫彩票 www.vfortband.com熊猫彩票 98彩票 博乐彩票 云鼎彩票 快赢彩票 快赢彩票 永利彩票 趣彩彩票 金巴黎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顺发彩票 鸿利彩票 聚富彩票 我赢彩票 大发彩票 财神汇彩票 苹果彩票 欢乐彩票 大唐彩票 盛兴彩票 智博彩票 环球彩票 金彩彩票 彩盈彩票 丰亿彩票 金沙彩票 金福彩票 大运彩票 万彩会彩票www.vfortband.com 大乐购彩票 宏发彩票 八八彩票 金凤凰彩票 易发彩票 豪门会彩票 迪士尼彩票 众彩彩票 丰亿彩票 大世纪彩票 创元彩票 鑫彩网彩票 大无限彩票 利来彩票 华夏彩票 金砖彩票 大金彩票 千禧彩票 全迅彩票 菠萝彩票 大赢家彩票 华人彩票 通博彩票 www.vfortband.com万家彩票 盛世彩票 福布斯彩票 鼎盛彩票 澳彩网彩票 东方彩票 新世佳彩票 皇冠彩票 港龙彩票 迅雷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技巧 幸运飞艇开户 幸运飞艇代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www.vfortband.com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凤凰娱乐 500万彩票 E时彩 88彩票 J8彩票 5颗星彩票 W彩票网 M5彩票 天天彩票 彩客网彩票www.vfortband.com 好彩头彩票 彩票在线 乐彩网彩票 GT彩票 投彩彩票 中华彩票 568彩票 快开彩票 18彩票 传奇彩票 网易彩票 幸运彩票 e乐彩 彩票控 状元彩票 拉菲彩票 999彩票 杏彩彩票 东方彩票 皇族彩票 qq彩票 金誉彩票 爱投彩票 人人彩票 爱购彩 众购彩票 盈彩娱乐 彩票王 非凡彩票 五洲彩票www.vfortband.com 尚合彩票 快开彩票 彩盈线上娱乐 富利娱乐 传奇娱乐 全民彩票东方彩票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其他类型 -> 官场局中局-> 057 关系

057 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金灿的这颗心,到底是怎么样的?真相仿佛就包裹在那封未读邮件里,触手可及。

    梁建犹豫了一下后,手指轻轻一用力,这封邮件就打开了。

    金灿今天一天接到的电话并不是很多。他们中午在休息站的那个时间,梁建能记得个大概,那个时间段里,金灿接了两通电话。一通是座机,看号码应该是省里某个部门的。另一通是个手机号。

    现在手机号虽然是实名制了,但有些单位,会给领导配专用手机外加当地号码,这些号码在移动公司那边的登记名字都不会是本人的。所以,直接去查这个人的号码在移动那边登记是谁的,这一点基本是行不通的。能让金灿汇报梁建具体行踪的人,肯定不会是一般人。

    梁建将那个座机和手机号都记了下来,然后又重新发给了姚勇。查明这两个号码是哪里的,这两通电话是谁打的,这样的事显然姚勇更擅长。

    没多久,姚勇就给梁建回电话了。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梁建问。

    姚勇回答:“座机我查了,是省里行政办的,但谁打的这个电话不知道。手机号的话,如果没猜错,我觉得应该是省政府的秘书长李端同志的。”

    李端?梁建心里不由得一跳。

    关于李端,梁建在这一趟调研还没出发之前,就对他已经在心里生出了那么一丝丝的不信任。这会儿,姚勇一说出李端的名字,梁建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认为背后的那个人就是李端了。他的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姚勇忽然问:“哥,这个李端是不是以前跟您就认识啊?”

    梁建回过神,道:“恩,以前在永州的时候共事过。”

    “哦。”姚勇很识趣,没有再多问。他清楚,每次梁建让他查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的事情。这一次,估计也不例外。

    “其他还有什么要我查的吗?”姚勇岔开话题。

    梁建道:“不用了,麻烦你了。”

    “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姚勇说道。

    “婷婷还好吗?”梁建问。

    姚勇说:“还好的。对了,她让我跟你说,让你回宁州后,有空来家里吃饭。”

    “好的。那回去之后,我再给你打电话。”梁建说道。

    挂了电话后,梁建坐在沙发上呆了很久,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他没想到,不过是牛达的一个怀疑,却牵扯进两个他想要信任的人。

    李端是故人,而且以前的时候,他们也关系还好。他这次回来,这本来应该是一段能够成为助力的关系,却隐隐约约间已经变了味。而金灿,是他来这里后,第一个欣赏的人,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金灿就有问题,但难免心中有些受挫。

    梁建很想找金灿好好问一问,但目前证据不足,如果金灿真有问题,倒也罢了。要是没问题,不过是场误会,反倒是不好了。所以,梁建想了想,便将这个念头给压了下来。

    这一夜,梁建没睡安稳。

    第二天早上,梁建很早就醒了。他起床的时候,牛达他们都还没起。梁建就先一个人去下面散了个步。

    散到一半的时候,牛达来了。梁建看到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牛达回答:“楼下前台告诉我的,说是看到您往这边过来了。”

    梁建哦了一声后,不说话了。牛达跟在旁边,陪着他安静地走着。大约又走了七八分钟左右,梁建忽然停下脚步,对牛达说道:“你带手机了吗?”

    牛达回答:“带了。您要用吗?”说着,就掏了出来。

    梁建摆摆手,道:“你给李秘书长打个电话。”

    牛达愣了一下,然后立即翻出李端的电话拨了过去。通了之后,他就递过来准备给梁建。梁建没接,道:“你跟他说。”

    “说什么?”牛达有些懵。

    梁建道:“你就跟他说,让他针对定海市的海水养殖,尤其是林海峰市长提出的环保养殖概念准备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

    梁建这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有人接电话了。这会还不到七点,李端显然是刚醒。牛达自报身份后,看了梁建一眼,便说道:“李秘书长,梁副省长让我跟您说,麻烦您准备一份有关于定海市海水养殖产业,尤其是林海峰市长提出的环保养殖概念的报告。”

    李端这睡意还在眼角呢,忽然听到牛达说了这么一串,顿时没反应过来,揉了下眼睛,又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那电子钟后,又开口问牛达:“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牛达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李端皱了眉头,心想,这梁建怎么突然搞了这么一出。他沉吟了一下后,问牛达:“梁副省长在你边上吗?”

    牛达看向梁建,梁建已经往前走出一段了。他收回目光,道:“没在,他刚出去了。您找他有事吗?需要我帮您去喊一下他吗?”

    “那倒不用了。没事。其他还有事吗?”李端问。

    牛达回答:“其他没有了。”

    “行,我知道了。”李端说完,就准备挂电话。牛达的这个电话,可是把他早上的好心情给破坏了。这定海市的养殖业这一块他并不了解,虽然林海峰的环保养殖这个想法刚提出来的时候,他了解过一些,但要他现在写一份报告出来,这点了解肯定是不够的。也就是说,他接下去估计得要花两三天,甚至一个星期的时间在这个事情上。他实在想不通,跟着梁建去调研的是金灿和牛达,这事情,怎么轮也不轮不到他身上啊?可偏偏,这事情就找上了他!李端心里是越想越郁闷。

    再说牛达,挂了电话后,他的心里也同样郁闷。之前梁建跟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可这会,他是已经反应过来了。他的想法和李端差不多,这个事情他也觉得是不该轮到李端去做的。毕竟跟着下来调研的是他和金灿。

    但,牛达比李端想得更多。牛达想到了自己昨天晚上后来在梁建房间里跟梁建说的那番话。牛达想,莫不是那番话起作用了,所以梁建不让金灿去写这份报告?

    牛达觉得很有可能,要不然的怎么解释这一异常的行为。

    牛达原本昨天晚上被梁建这么一说,心里还挺郁闷。此刻这么一想后,心里豁然就觉得开朗了不少。再看向梁建的背影时,心里顿时充满了斗志。

    前头,梁建慢慢地走着。这清晨的空气,听清新,带着点夏日里露水的湿气,吸入肺中,微凉湿润的感觉,容易让人清醒。

    他们二人的心理活动,梁建心里是大概清楚的。他之所以让牛达打这个电话,其中也不无安抚牛达的心思,但这只不过是其中一部分。

    又走了一会,差不多七点的时候,梁建带着牛达上了楼。刚回到房间没多久,梁建洗了把脸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金灿已经过来了。

    打了招呼后,梁建在沙发上坐下来,拿过报纸的瞬间,他问金灿:“你这几天有跟李端同志联系过吗?”

    金灿毫不犹豫地回答:“昨天中午的时候,李秘书长给我打了电话。”

    “是吗?没听你提起呀?他有什么事吗?”梁建状似随意地问,可心里却是已经有了波澜。金灿能这么坦荡地说出口,是不是可以证明,她是没问题的?

    这边梁建想着,对面金灿回答:“也没什么重要事情,他就是问了问我们这几天的大概情况,他可能是觉得我们出来得时间也长了,心里有些担心您的身体。”

    这话也能和之前牛达说的大概能对上。不过,牛达所说的,对方问得似乎很详细,金灿答得也很详细。这并不是一个秘书长应该做的事,也不是金灿应该答的。

    梁建想了想,心里还是有那么点疑虑暂时没办法打消。看了金灿一眼,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地,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回头告诉他,别老这么操心。”

    “好。”金灿笑道。说完,她又问:“您怎么忽然想到问起李秘书长了?”

    “就是突然想起来了。”梁建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准备去看报纸。金灿疑惑地站在那,愣了愣。见梁建没有跟她再说话的意思,便转过身准备走开。这时,梁建忽然抬头,看向她刚转过去的身影,道:“对了,我之前让牛达交代他让他准备一份有关于定海市养殖业的报告给我。你明天的时候,再提醒他一下,我怕他忘了。你跟他说,我回去的时候要用到这份报告,让他抓紧。”

    金灿愣了愣,看了看梁建才开口答道:“好的,我明天会打电话提醒他的。”

    “你这些天跟着跑来跑去也辛苦了,所以这个报告,我就不麻烦你了,让李端来写了。你只要把现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就行了。”梁建又说道。

    金灿道:“谢谢梁副省长。”

    “关心下属,也是我的职责范围之一啊。”梁建说着,还朝金灿微微笑了一下。

    金灿顿时一愣,接着就低了头,道:“您要是没其他的事情吩咐的话,我就先去给酒店打电话,让他们把早餐送上来。”

    “不用送上来,再坐一会,下去吃。”梁建说道。

    “那我就先回房间,待会再过来。”金灿又道。

    梁建点了点头。

    金灿走了,牛达还在这。

    梁建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后,喊了他一声,然后道:“刚才金灿同志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昨天的电话,应该只是个误会。回头,你对金灿同志的态度稍微好一点。”

    牛达脸上掠过些尴尬,道:“我知道了。”说完,犹豫了一下后,又道:“对不起,梁副省长,是我没弄清楚就跟您说了这个事情。我保证,没有下回。”

    “行了,都过去了。你也先回房间吧,待会八点钟再过来,我们去吃早饭。”梁建看着牛达说道。

    牛达点点头,然后将梁建的杯子里又添了点热水后,就出去了。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吧,不会有错的。这样我们紧急的时候,才不会失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