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史上第一宗师-> 第三十二章 降者生,不降者超生!

第三十二章 降者生,不降者超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昆仑山脉,又称昆仑虚,玉山,乃是华夏第一神山,在道教之中,昆仑山又被誉为万山之祖,万神之乡,地位尊崇至极。

    相比于昆仑山的偌大名头,以其为名的昆仑派则要弱上不止一筹半筹,在中原武林声名不显倒也罢了,在西域武林中又要屈居于灵鹫宫,密宗,星宿海等一众势力之下。

    纵然憋屈如此,可在自家那一分田,三亩地上,昆仑派依旧是放屁如雷响的存在。

    天高云淡......

    昆仑派的山门前,一个黑衣华服罩身,面容冷峻如刀削斧凿的青年负手伫立,平静而又冷漠的目光掠过侧旁那一方巨石,巨石上有两个磨盘大小,凹槽涂有红漆的刻字。

    昆仑!

    一眼之后,黑衣青年便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目光,继续前行。

    作为名震西域的大派,昆仑派的山门自然有人驻留把守,两个守山弟子原本正在山门前无所事事的闲谈瞎聊着,忽见一名黑衣青年迎面走来,旁若无人般似要登阶上山,彼此对视一眼后,连忙横手将其拦下!

    “来者止步!”

    黑衣青年从善如流的停下脚步,不过看也不看两人,只是一瞬不瞬的望着山腰处隐现一角的宫殿阁楼,语气淡漠道:“去叫你们掌门出来见我!”

    两名守山弟子闻言一怔,旋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笑的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哪儿来的疯子?我们掌门身份何等尊贵!岂是你想见就见的?更何况还是主动出来见你?哈哈......”

    “我说这位兄台,你就算是要发疯也得选对地方吧,这里可是昆仑派,不是你家!赶紧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黑衣青年眉宇一皱,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之色,如疾风惊雷般,瞬间掐住右侧守山弟子的脖颈,劲气一摧,“咔嚓”一声,直接了当的将其颈骨拗断,

    另外一名守山弟子也像是被人掐住了脖颈一样,笑声戛然而止,惊恐的瞪着双眼,看着刚刚还与他有说有笑,如今却已颈骨断折,脑袋后仰成直角的同门,顿时就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出,蔓及全身,直冲大脑,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黑衣青年,守山弟子舌头打结,话都说不清了。

    “你......你.......”

    黑衣青年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手,继而掌影翻飞,气劲如惊涛骇浪,不断汹涌喷出,轰击在三丈外的那方巨石上,石动地摇,碎屑飞溅。

    在守山弟子凸睁的双眼中,巨石上那磨盘大小的“昆仑”二字已被黑衣青年所发的澎湃掌力给生生抹去了。

    黑衣青年没有就此停下,而是骈指为剑,横勾竖划,剑气飞纵间,隔空在那方巨石上刻下了“碧落天都”四字。

    这入石三分的四字虽然对仗工整,可拐弯转角处略显生硬,就像是初学乍练一般,不过那名守山弟子并未在意这些细枝末节,此刻的他,已然被那澎湃掌力,凌厉剑气给震慑住了。

    “我叫幽天,乃是碧落天都九天神君之一,从今往后,昆仑派便是我碧落天都的麾下势力了,你且上去支会全派上下一声......今日,降者生,不降者超生!”

    冷淡如冰的话语传入守山弟子的耳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守山弟子缓过神来,激灵的打了个冷颤,对于这个叫做幽天的可怕青年,他已心生畏惧,当下转身回头,连滚带爬的沿着青石台阶向上而去,形容身影甚是狼狈。

    “希望昆仑派的人足够识时务,不要像伏牛派的柯百岁那般冥顽不灵,逼我大开杀戒。”

    喃喃低语中,身着黑袍的幽天拾阶而上,黑袍猎猎飞舞,在青石台阶上洒下一片森然阴影。

    ......

    富丽堂皇的厅堂中,长髯及胸,正值壮年的昆仑派掌门玉灵子正捧着一杯香茗,热情的招呼着与他隔几而坐的黄衫道人。

    “这雪莲花茶乃是以上品雪莲与山巅冰雪烹煮而成,有滋脾养肺,清热解毒之效,不平道兄不妨品尝品尝。”

    素有“蛟王”之称的不平道人温和笑道:“贫道听说这雪莲花茶颇为难得,一年采制下来不过半斤左右,整个昆仑派分润之后,玉灵子道友至多也就能得一二两,今日道友以此茶招待,正是叫贫道受宠若惊呢!”

    玉灵子神情热络道:“好茶待贵客,我与不平道兄十年未见,道兄难得来我昆仑派一次,若还拿那些劣茶招待道兄,岂非是显得我玉灵子尖酸小气,昆仑派有失待客之道吗?”

    不平道人莞尔一笑,浅浅的饮了口雪莲花茶,抚了抚颌下胡须。

    就在这时,那位被幽天饶过性命,可脸上不知怎的就多了个巴掌红印的守山弟子冲进堂内,慌慌张张的高声惊呼道:“掌门,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贵客当前,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玉灵子见门下弟子如此冒失无礼,顿感在不平道人面前丢了面子,不由剑眉一竖,冷斥出声。

    不平道人和颜悦色道:“玉灵子道友不必动气,这位小友如此惊慌,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发生,还请让他先把话给说清楚吧。”

    玉灵子轻哼道:“今日就看在不平道兄的颜面上,饶恕你这一次,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守山弟子神色感激的看了不平道人一眼,旋即恭声回道:“回禀掌门,刚刚山下来了一个武功十分高强的青年,这青年自称是什么碧落天都的幽天神君,先是杀了与我一起守山的陈川,随后扬言要我昆仑派上下全部投降,声称降者生,不降者......”

    见门下弟子支支吾吾,一副不敢继续往下说的迟疑模样,玉灵子眉宇轻轻皱起,追问道:“赶紧把话说完,若是不降,又待如何?”

    守山弟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想起对方惊鸿一现般的恐怖手段,以及那名叫做陈川的惨死同门,声音发颤道:“不......不降者......超生!”

    玉灵子闻言,顿时怒不可遏,一掌将木椅抚手拍得粉碎,爆喝道:“什么神君天都?闻所未闻,真不知是哪儿来的大胆狂徒,撒野竟然撒到我昆仑派的头上来了!”

    守山弟子忽又说道:“掌门,适才玉钟子师叔在听闻这个消息后,已经率领众位师兄弟前去迎敌了,弟子来时正好看见那人被困于混沌剑阵之中!”

    不平道人微笑道:“传闻贵派的混沌剑阵能倒转五行,逆乱阴阳,可谓是玄妙莫测,变化无方,如今更有玉钟子道友坐镇,说不定那无知狂徒已在剑阵之下授首伏诛了呢!”

    玉灵子眉眼隐含笑意,对于自家剑阵显然十分自信,如今得不平道人夸赞,心中更为得意,可面上仍是谦逊说道:“不平道兄过誉了!不过作为先辈传下来的剑阵,混沌剑阵对付寻常的宵小恶徒应该还是足够了!不平道兄,可有兴趣与我前去会一会那狂徒?”

    不平道人含笑点了点头,随后两人联袂走出了厅堂。

    厅堂中,只剩下那名守山弟子立在原地,轻轻抚摸着脸上那火辣刺痛的巴掌印记。

    适才他返回门内,正好碰见玉钟子师叔,便将整个过程如实相告,不料却被脾气暴躁的玉钟子师叔狠狠的扇了一耳光,说他守山不利,还寻些借口托词。

    世上那有人能手发剑气,且隔空三丈在巨石上面刻字的?

    任凭他如何解释,玉种子师叔就是不信,领着一众师兄弟便去迎战那名叫做幽天的可怕青年去了。

    刚才他本想与玉灵子细说,可又怕暴怒的掌门再给他补上一巴掌,故而在迟疑少顷之后,还是选择闭口不谈。

    想起黑衣青年幽天那澎湃至极的掌力,凌厉无匹的剑气,守山弟子脑海之中不知为何就忽然蹦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昆仑派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助赢软件  福布斯彩票  北京赛车pk10平台网址  东方彩票  盛兴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