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彩票,东方彩票平台,东方彩票投注,www.vfortband.com 东方彩票娱乐

Baidu

东方彩票 9号彩票 熊猫彩票 www.vfortband.com熊猫彩票 98彩票 博乐彩票 云鼎彩票 快赢彩票 快赢彩票 永利彩票 趣彩彩票 金巴黎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顺发彩票 鸿利彩票 聚富彩票 我赢彩票 大发彩票 财神汇彩票 苹果彩票 欢乐彩票 大唐彩票 盛兴彩票 智博彩票 环球彩票 金彩彩票 彩盈彩票 丰亿彩票 金沙彩票 金福彩票 大运彩票 万彩会彩票www.vfortband.com 大乐购彩票 宏发彩票 八八彩票 金凤凰彩票 易发彩票 豪门会彩票 迪士尼彩票 众彩彩票 丰亿彩票 大世纪彩票 创元彩票 鑫彩网彩票 大无限彩票 利来彩票 华夏彩票 金砖彩票 大金彩票 千禧彩票 全迅彩票 菠萝彩票 大赢家彩票 华人彩票 通博彩票 www.vfortband.com万家彩票 盛世彩票 福布斯彩票 鼎盛彩票 澳彩网彩票 东方彩票 新世佳彩票 皇冠彩票 港龙彩票 迅雷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技巧 幸运飞艇开户 幸运飞艇代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www.vfortband.com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凤凰娱乐 500万彩票 E时彩 88彩票 J8彩票 5颗星彩票 W彩票网 M5彩票 天天彩票 彩客网彩票www.vfortband.com 好彩头彩票 彩票在线 乐彩网彩票 GT彩票 投彩彩票 中华彩票 568彩票 快开彩票 18彩票 传奇彩票 网易彩票 幸运彩票 e乐彩 彩票控 状元彩票 拉菲彩票 999彩票 杏彩彩票 东方彩票 皇族彩票 qq彩票 金誉彩票 爱投彩票 人人彩票 爱购彩 众购彩票 盈彩娱乐 彩票王 非凡彩票 五洲彩票www.vfortband.com 尚合彩票 快开彩票 彩盈线上娱乐 富利娱乐 传奇娱乐 全民彩票东方彩票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玄阳门下-> 第五十四章 弹指红颜老

第五十四章 弹指红颜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女子百般不愿,却也无法可想,自己脱身容易,想保住这婴儿可就难了。就着戴和正的话下台阶,道:“好。这婴儿可以给你们先照料着,山不转水转,来日再算。”

    说罢移动身形,往戴和正行来,似要将婴儿交于他。

    却听紫鳞笑道:“且慢,他们小夫妻俩哪会照顾娃娃,还是让我来吧。”她顾及戴和正与之相斗了一场,气力有亏,这女子若是施暗算手段,难免手忙脚乱,教她趁机逃走。

    这女子闻言也不反对,转身往紫鳞而去,见其笑盈盈的神色,似乎毫无防备之心,方才在心里一闪而过的念头再次出现,走到紫鳞面前,作势将襁褓递出。

    待紫鳞伸手刚接到婴儿,这女子突然发作,双掌往胸腹按去。掌力初觉平平,轻柔飘忽,其中蕴带一道奇异力量——弹指红颜老,正是这女子成名的绝技。

    紫鳞早有预感,上身后仰欲倒,莲足疾顿,欲要避开,不料早在这女子的算计当中,这掌精要之处在于“弹指红颜老”的力量,而不求发力之劲,以速度见长的掌法打出,近距离照面之下,哪有不中的道理?

    紫鳞胸口中掌,只觉得一道奇怪力量侵入,待要运转真气逼出,那女子后招跟来得极快,这回掌中带有凌厉真气,便顾不得那奇怪力量,上身回旋,右腿绷直如鞭,横扫而出,正是她为龙身时“神龙摆尾”演化而来的招数,端的精妙绝伦,刚猛无俦,算得上她近身搏斗中威力最大的一招。那女子如何接的住,只得退避三舍,紫鳞趁机跃出圈外,怒骂道:“贼婆娘,好不要脸!”

    那女子见她骂声中气十足,微微一怔,怎么“弹指红颜老”没起作用。那女子正是人族先天八大顶尖高手“白发红颜,水墨丹青,文师武将,盲僧歪病”中的红颜——沈菀。“弹指红颜老”声震江湖,乃是因为常人中了这道力量,全身加速衰老,经脉枯萎,真气运转不畅自不待言,若不及时驱除,那便白白损失寿元。

    修道之士,与天争命,将寿元看得极重,宁愿中万毒门剧毒,也不愿被“弹指红颜老”沾身。而紫鳞以万年雷击木和肉灵芝重聚法体,却不惧“弹指红颜老”,更何况妖族寿命悠久,即便肉身尚在,也无关紧要。

    沈菀却不知缘故,料想对方修为高于自己,不敢再行发难,道:“好俊的功夫,得罪了,咱们后会有期。”说罢驾起一道红色遁光离去。

    三人抢到紫鳞身侧,明明见她中了掌,却浑若无事,只道她在强撑,虚张声势。紫鳞真气游走一圈,将异力驱除,便告没事。戴和正和血绯烟却不肯相信,孟津渡瞧出端倪,认出这闻名江湖的神技,道出来人,又分辨原委,这才教二人安下心来。

    戴和正诧异道:“沈菀乃是正派大教真一教的高手,怎么如此毒辣?”

    血绯烟扁嘴取笑道:“啊哟,正派大教就好吗?你也是玄阳大教的,我瞧也是一般般。”

    紫鳞身为妖族,孟津渡所在楚巫宫在世人眼中亦是神秘邪门的印象,自然不会帮戴和正说话,只是微笑。

    戴和正虽然不敢反驳,但总感觉有点异样,偏偏说不上来。又听血绯烟道:“这娃娃我可不会养,该怎么办?”

    四人光想救人,却没想到怎么抚养婴孩这一节,只见这孩子脸色红润,圆头肥耳,睡得正沉,打得这般激烈也没被吵醒,那沈菀想来在激斗中也分出心神回护。戴和正模糊的异样念头又闪了一闪,道:“这沈菀倒是对这孩子不错,天色也晚了,咱们先回去休息,再绕经云阳城,托于小郭,怎么样?”三人自然同意。

    四人闹了一晚也有些倦了,到小镇血案处,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便回到客店歇憩。血绯烟瞧着婴孩可爱,心里偷偷想到以后若是和戴大哥也生出个娃娃来,不知道是什么样,那可得像我,像他可就遭了,心里瞎想连篇,爱屋及乌,对这孩子也越看越爱,便担起看护的重任。

    哪知没多久,婴孩醒来,哇哇哭个不停,血绯烟连施百般妙计,也哄不过来,最后才发现原来尿了好大一泡,只把血大小姐闹得手忙脚乱。联想到日后生了娃娃,也要遭遇这样的苦罪,推根究底就是戴和正的错,邦邦两拳凿醒戴和正,怒道:“你惹得事,你来收拾。”

    戴和正哪知道她心里怪诞想法,只道惹事说的是他救了这娃娃,心说这事四人都有份,怎么就算到我一个人头上,可怜戴和正修为勇猛精进,于哄孩子一道,那也是初出茅庐,一窍不通。

    两人又抱又摇,又唱曲又轻拍,婴孩哭声不止。戴和正忽然道:“小孩定是要喝奶了。”说着看向血绯烟,又想到她正在气头上,可不敢和她对视,目光微微往下一移。血绯烟见他眼光浮动,以为来说自己,银牙咬起,低吼道:“你看什么,我怎么有……给她喝。”戴和正忙道:“不是不是,我知道你没有,我是说……”

    言者无心,听者可会岔了意,正说到血绯烟引以为憾之处,只见她脸色骤变,恶狠狠打断道:“你说什么?你嫌我没有,好啊,你……这个浪荡徒,你竟然说这样的话。”呜咽一声便哭了出来,转身就要破门而出。戴和正连使身法挡住了,心知误会了,急忙解释道:“我是说找正在哺乳的女人,请她帮忙喂一喂。不是说你……那个……没有。”血绯烟气的一跺脚,道:“你就是这样想的,你当我不知吗?”戴和正小的没哄好,又将大的惹毛,于是掏心挖肺、披肝沥胆、赌咒发誓,将各路天仙佛祖道爷惊动了数番,这才叫血绯烟稍稍收拢了些怒气。这一顿响动将紫鳞与孟津渡惊醒,待要劝架,转念一想,还是别触霉头的为妙,亏得客店无人,倒也没闹出大笑话来。

    第二天天刚微亮,戴和正亟不可待地将店小二叫醒,掏出银两,请他务必安排个乳娘,只要肯来,酬银管够。有钱能使鬼推磨,店小二也是个极机灵的人,拖来了四五个刚生了娃娃的妇女,一看部位就知奶水充足,戴和正愕然,听店小二解释道:“客官须得赶路,多叫几个挤一些备着,叫做未雨绸缪。”戴和正闻言大喜,果然赏了一大锭银子。店小二食髓知味,打蛇随棍上,又道:“尊夫人要是奶水不足,咱们店里做的好鱼汤,正可以催奶。”

    正巧血绯烟自楼上下来听到,气得大骂一声:“滚——”,虽然未曾习得普度禅院狮吼功,含怒喊出,也非同小可,吓的店小二面无人色,一溜烟跑了。心道:怎的这客官人这么好,娶了个母老虎。

    这一番闹腾,孟津渡和紫鳞也跟着下楼,只装做不知。收拾停当,四人一孩往云阳城方向而去。血绯烟一路也不跟戴和正说一句话,又见紫鳞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眼光隐隐在胸部停留,反观她身材高挑,曲线傲人,血绯烟愈来愈气,却也发作不得,只把戴和正当作出气沙包,拳捶掌劈,诸般近身搏斗之技试了个遍。

    紫鳞不知是心疼婴儿还是戴和正,将驾云之术运的极快,少有停歇,终于赶到云阳城。戴和正找了小郭,将孩子托付与他,又在他店里饱餐一顿。小郭安排好孩子,得了空闲,便来回报请安,道:“戴大哥和大嫂这回可得多待着一段,不知这两位前辈怎么称呼。”戴和正一一介绍,又说道紫鳞乃是当日雷龙所化,小郭连连称奇,又知孟津渡是楚巫宫长老,夸赞仰慕,作礼不已。

    通名介绍已毕,小郭盯着戴和正,戴和正知其意思,道:“这些都是好朋友,有什么但说不妨。”

    小郭道:“底下兄弟们到处打听,岑商和陈长老都没有消息。”

    血绯烟闻言美眸顿黯,待要和戴和正说什么,又想起他惹了自己,可不能轻易罢休,又把脸撇回,恢复冷冷模样。

    小郭大有眼色,一瞧已知不对劲,又看到紫鳞这样的美妇在侧,莫不是大嫂为此吃醋,可不敢再言语了,心道:戴大哥好本事,这样美得姑娘寻常人一辈子也难得见一个,戴大哥一下就找了俩。

    戴和正见气氛有些尴尬,将正天盟图谋殚河谷一事说了出来,又道:“郭贤弟帮忙打听打听正天盟的动作,我们也好有个应对。”

    小郭见有了正事,拍胸道:“正天盟里也有我们的弟兄,虽然殚河谷离这不近,但云阳城总是这一片的中枢通衢,这些消息打听得到。”

    四人回到客店,紫鳞倾尽全力赶路,却是累了,孟津渡素来不多话,各回客房歇息。血绯烟虽然恼怒戴和正惹了自己,但一路上气出了不少,又是少年心性,经过戴和正几次求恳,终于记过不惩,算是饶了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